尜滢滢

黃翰翔Yek:

我要讲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. 当时水温只有10°C. 一位父亲在海边教自己的儿子冲浪.并不断在身边鼓励他.我走的时候,他们再次走向海中. 那一幕,令我印象至深.(组图)

杀卷机器人:

喜欢,那就来一发。 

相机是自己的,镜头是自己的,想干嘛就去干点吗,看到想拍的就拍点,天天带着构图,曝光值,主题,含义,深度等等的等等去拍照片,不累吗? 偶尔的放下这些,随意的按按快门,享受与相机的亲密接触。

我不是摄影师,

我不靠摄影赚钱,

我只想享受按快门带来的乐趣。 

我不玩摄影,

我的片子到不了这个高度

我只是玩快门,拍照片。

p.s:昨晚看的一个视频里的50多岁哥们说的话让我很是中听: 

When I was 18, I want fuck on the floor and break shit! 

When I was 25, I want fuck on the floor and break shit! 

When I was 35, I want fuck on the floor and break shit!

Now, I'm 50, I want fuck on the floor and break shit!

By - Henry Rollins

安图的光影世界:

拍摄总是让我莫名的着迷,似乎拍摄本身就是一个绝色的女子,有着莫大的引力;

不知何时,才可以明白如此固执坚持的缘由;

但对于即将拍摄的我而言,似乎也都不重要了。


3月16号,大家早。


笑。

邪恶丘比特:

老婆快点好起来,带着在清迈大学的心情出发内蒙古………………

inhiu:

直岛Art house project 中最负盛名的是由杉本博斯设计的护王神社。幽闭与开阔空间的体验之旅:玻璃制成的神社台阶下是一个石室,沿狭窄通道走到尽头,眼前豁然开朗一片濑户内海风光。雨后的林间路非常清爽,我这颗糟糕的肺被完全治愈。